当前位置:首页> 公共轮播>文章浏览
刘南昌就河南日报《金山变“金山”》一文作出批示
发布日期: 2020-08-04
文章浏览量: 743
来源: 宣传办

刘南昌就河南日报《金山变“金山”》一文作出批示

 

8月3日,市委书记刘南昌就河南日报刊登的《金山变“金山”——小秦岭生态治理的观察与思考》一文作出批示,对小秦岭生态治理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

刘南昌批示:小秦岭生态治理是三门峡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生动实践,凝聚了全市上下特别是小秦岭人的辛勤付出和艰苦努力,也得到了上级和媒体的高度关注和肯定。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我们要鼓起干劲,砥砺再行,奋力书写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新篇章。

 

金山“金山”

——小秦岭生态治理的观察与思考

河南日报记者 刘雅鸣 王小萍 陈慧

 

金山终有挖尽时,

绿水青山将永续。

           ——题记

 

盛夏时节,三门峡灵宝,河南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天,湛蓝湛蓝的,流云在顶上奔涌,绿意在群山荡漾,万籁俱寂中,忽闻群鸟弄声。

猛地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油然而生。这还是那个昔日里千军万马来淘金的小秦岭吗?

小秦岭为人熟知的,是那张金名片——全国第二大黄金生产基地主产区。

小秦岭不为人知的,是它的特殊地位——矗立于黄河大“几”字形拐弯处,乃黄河中游重要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地。

半个多世纪来粗放无序的黄金开采,让小秦岭由绿树繁茂、鸟语花香变成了渣坡满山、河水混浊。

还小秦岭以宁静,还母亲河以清流。4年多来,一场再造小秦岭的生态文明捍卫战,成为践行习近平总书记“两山论”的生动范例。

金山终有挖尽时,绿水青山将永续。小秦岭的新生,带来诸多启示。

1.webp.jpg

经过生态治理后的小秦岭又见绿水青山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聂冬晗

抉择向小秦岭开战

这是记者四赴小秦岭。最近的一次是今年3月底,其时,运渣的大卡车一趟趟开往山下,回来时满载一车车土。

在枣香苑1100坑口附近,铲车、钩机一刻不停地挖渣、固渣,工人们马不停蹄地挖坑、栽树。曾经,这个运转了20多年的坑口,附近有216间工房,矿渣300多米长,20多米宽,最高处21米,堆积如山的渣石甚至把旁边的枣香河河床抬高了5米多。

如今,这里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枣香苑”,石径通幽处,花红树绿。被水泥封堵的坑口下方有一胳膊粗的小洞,从中钻出的山泉水,聚成一汪清泉,鱼儿欢快地游来游去。

在此生活了20年,护林员王科峰见证了小秦岭这两年的变化——

林区负氧离子平均含量增加到每立方厘米21800个,是世卫组织空气质量一级标准的10倍……

11种新分布的植物被发现,珍稀濒危的灵宝杜鹃林竟拔出幼苗;

一度难觅踪迹的林麝、豹猫、黄喉貂、勺鸡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相继被布设于林间的红外相机捕捉到……

喧嚣远去,生灵归来。小秦岭安静了,小秦岭又“热闹”了,恢复了它本来的模样。

4年前,履新之际,三门峡市委书记刘南昌在群众留言板上了解到,因矿山开采,小秦岭满目疮痍、污水横流、人畜患病。实地查看后,心情更加沉重。他看到的是这样一个“五彩三门峡”:“河水是‘五彩’的,上游段黄色、灰色、白色占主体,中间逐渐有黑色、红色。”

与此同时,刚履职满月的市长安伟被原环保部请到北京约谈。“难看的”卫星遥感图片一张张看过来,他心里仿佛坠了块大石头。

这座藏金埋银之地,曾为国家和地方经济建设作出过巨大贡献。数据显示,1975年—2015年,小秦岭区域累计生产黄金450余吨,与之相应的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三门峡经济高速增长,最快的一年GDP增长33%。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正确处理好经济发展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决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去换取一时的经济增长。

一边是资源型城市对矿产资源的高依赖,一边是保护生态环境的必答题。三门峡其实是没有选择的。

痛定思痛,唯有壮士断腕,背水一战!不讲理由,不找借口,三门峡迅即写下承诺书,立下军令状,向小秦岭开战!

2017年开始,三门峡市委市政府连续三年将矿山环境治理和生态修复工作列入全市“攻坚战”之一,三年内要达到“老问题逐步解决、新问题不再产生、生态环境总体向好”的整治目标。

2.webp.jpg

攻坚:再造小秦岭

车在渣石铺就的山路上艰难爬坡,让人真切体会出“砥砺前行”一词的原始之意。

这样的路,三门峡市林业局局长骆雪峰走过无数次。三年前,时任市信访局副局长的他临危受命,担任小秦岭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挑重担需要硬肩膀,市领导看重的正是他敢想敢干的冲劲儿。

在矿山环境整治中,最大的挑战是封矿口。

此前,小秦岭地区曾先后组织各种规模的治理整顿19次,均没能治根。保护区内有11个矿权单位,矿权设置久远,利益多元,不仅有央企、本地国企,还有众多私企。一个坑口的年利润涉及上千万、上亿元,财路被切断,企业难接受。

而且,此次矿山治理和生态修复的原则是“谁矿权谁负责、谁受益谁清理、谁破坏谁恢复”,不仅要挪金窝,还要掏腰包,怎一个难字了得!

有组织律师团“要说法”的,有夜里把保护区堵上的坑口扒开的,有玩“失联”的,有硬挺着不干的。

时任三门峡市副市长的牛兰英分管小秦岭矿山环境整治和生态修复工作。一开始,工作推进缓慢,她经常上山“批评人”。一次,她找到一家金矿企业负责人,劈头盖脸一顿:“我不管你是谁。企业咱得有社会责任感,过去你把钱挖走了,现在生态恢复是咱共同的事,可不能光指着政府。”

这位女性市领导对工作较真,“不讲面子”是出了名的。“为啥要批评你,你级别比我高,年龄比我大,但没干好。上星期来是这样,这星期来还是这样,叫你分管这工作你也会批评我。下星期我还上山看,再这样我们要采取过硬措施了。”

老鸦岔金矿是保护区自己管理的企业,其他矿权单位都盯着。保护区刀刃向内,先行一步立标杆。千方百计撤除设备、遣散人员、封堵坑口后,开始艰难的生态恢复之路。

拉渣、固渣、降坡、排水、覆土、覆网、种草植树,一个环节也不能少;降坡坡度30度左右、覆土厚度不低于30厘米,两个指标均须满足。

石头窝里种树,最缺的是土,最难的是护土。骆雪峰说,一车土运上山要花1000元左右,非常金贵。为了保土,他们采用“梯田式”“之字形”降坡治理渣坡,在渣坡上固定挡板、修排水渠、铺滤网防覆土流失,在每个树坑底部铺设可降解无纺布固土保墒。

这一番费尽心思的探索创新,有效解决了小秦岭复杂条件下的生态修复难题。

1770坑口就是当时的示范点之一。如今,梯田层层叠叠错落有致,紫色的苜蓿花开满山坡,间植的华山松亭亭如盖,曾经高达30米、长约500米的乱石堆已不见踪迹,一派生机盎然。

牛兰英说,每个沟的示范点建成后,就召集矿权单位开现场会——“大家都按这个标准干。”

使出硬手腕,打出温情牌,通过一系列宣传引导工作,矿权单位逐渐从“不想治、不会治、被动治”转变为“必须治、按样治、主动治”,承担起植被恢复的主体工作。

2016年3月至今,在小秦岭的沟沟岔岔,共有77万人次投入到矿山治理修复的工作中,累计投入资金1.89亿元;

1000多个坑口被关闭,1.4万个生产生活设施被拆除;

固定矿渣2065.5万吨,清运矿渣520.2万吨,13万辆次运渣车首尾相连,能从小秦岭一路排到北京;

栽植苗木75.7万株,播撒草种1.4万公斤……

无论是领导干部还是普通员工,在小秦岭采访期间,我们遇到的几乎每个人,提起这些数字都如数家珍,谈到那段岁月,无不充满激情,每个人都有一串故事要讲。

怕千里之外运回的华山松树苗被大雪冻坏,马随义、李东生两位老职工把自己的被子拿出来为树苗“保暖”,自己在电炉旁坐了一夜;金盛矿业一位姓黄的矿长三个月没下山,被晒得黑瘦,大家从叫老黄改口叫“老黑”;文峪金矿50名突击队员24小时轮番作业,晚上头戴矿灯“上阵”,两天高标准栽植3600棵苗木……

青山无言,流水无声,但透过眼前的繁茂葳蕤,我们分明看到了他们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坚定践行,感受到了攻坚克难、百折不挠的勇气。

3.webp.jpg

经过生态治理后的小秦岭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聂冬晗

转型:续写大文章

在王科峰眼中,人走了,山绿了,水清了,鸟来了,美丽的小秦岭回来了,50多年矿山滥采造成的生态破坏问题得以遏制,小秦岭终于守得云开青山明。

在刘南昌眼中,全市特别是灵宝加快实现发展转型才是小秦岭问题持续得以解决的关键。

此次矿产整顿,给灵宝经济带来断崖式损失。被誉为“中国金城”的灵宝,以黄金为基础搭建了产业集群。不再像以往那般掘金,数十万人口的饭碗怎么办?灵宝GDP占三门峡市的三分之一,税收占三分之一强,灵宝兴,三门峡兴;灵宝难,三门峡难。

某种程度上,灵宝能否顺利转型对三门峡来说具有全局意义,也是决定三门峡生态立市战略能否成功的关键。

在灵宝市豫灵镇豫灵产业园,有一家在有色金属冶炼方面全球技术领先的“巨无霸”——国投金城冶金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能把复杂难处理的金精矿吃干榨净,一次处理过程可提取12种有价元素。

2016年年底国投矿业投资有限公司进入前,国投金城冶金的前身灵宝市金城冶金有限责任公司仍挣扎在转型的痛苦中。在三门峡市委市政府牵头协调下,公司成为国投矿业的控股投资企业。搬来了央企“救兵”,公司涅槃重生,应用先进的工艺技术,实现金银铜98.5%以上的高回收率,三个月即实现盈利。如今,这个“巨无霸”企业为灵宝的转型发挥了支撑作用。

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的铜箔产业,日渐成为灵宝经济转型过程中的又一新兴支柱产业。随着金源朝辉铜业有限公司、鸿宇电子有限责任公司、宝鑫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等三个骨干铜箔企业新项目的投产落地,今年年底灵宝铜箔产业在国内高端铜箔市场占有率预计能达到一半。

一方面改造升级传统冶炼行业,培育新兴产业,打造以寺河山为中心的高端苹果生产带,积极推进产业转型,一方面继续整顿矿权,多渠道解决小秦岭地区转产后10多万人的就业问题,加快灵宝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进程。

小秦岭的治理绝不限于小秦岭。刘南昌说:“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绿水青山,这背后是一系列组合拳,也是一种坚强的意志和定力在支撑,否则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绩。”

自小秦岭蜿蜒而下的双桥河,穿越豫灵镇直奔黄河。曾经,泛着金属光泽的河道寸草不生,人们避之不及。7月23日,采访组在河边邂逅一位鸟类爱好者老李,在他的相机镜头里,一群白鹭正在闲庭信步,那里水草丰茂,水质清透。老李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水清了,鸟来了,鸟幸福,我们也幸福。”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黄河流域存在的问题,“表象在黄河,根子在流域”。

包括双桥河、枣香河等5条发源于小秦岭的黄河一级支流,从浑浊到清粼的变化,正是小秦岭从千疮百孔到绿意葱茏的嬗变过程,也映射出灵宝乃至三门峡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高质量发展不断前行的脚步。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小秦岭这一仗打得很辛苦。令人振奋的是,在小秦岭治理恢复取得初步成效之时,河南迎来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重大国家战略,作为黄河中部水源涵养地小秦岭流下的道道清流让人欣慰。

这是一场持久战。推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不仅是一种历史担当,更是一种自我革命,不只是产业结构、能源结构调整等高质量发展需要的变革,更需要推动生产方式、治理方式、生活方式等的革新。要想成为真正的绿水青山,为子孙后代留下“挖不尽”的金山银山,小秦岭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篇转型的大文章还需慢慢书写。

来源:河南日报